遵义理想城

遵义·理想城是慧天集团继“昆明路·世贸城”之后倾力打造的主城区又一个高端项目,集居住、办公、商业、教育、购物、休闲、健身等功能于一体理想生活社区。

[查看详情]

慧天集团

遵义慧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31日,公司总部位于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外环路顺达东城国际7楼,属股份制有限公司

[查看详情]

新闻中心

国土资源部近日宣布,全国106个重点城市中已有89个城市周边永久基本农田划定

[查看详情]

项目展示

昆明路·世贸城5A甲级写字楼总体量高达10万方、由3栋楼宇组成

[查看详情]

下属企业

2014年初公司全面启动建设昆明路·世贸城。该项目位于昆明路与大连路交界处

[查看详情]

人力资源

科学的任职资格评审制度针对每位员工能力素质差异,制定个人职业发展计划通过知识技能培训

[查看详情]

重磅丨央行再放大招,新政再轰楼市!

2016/6/27 17:02:54 次浏览 分类:新闻资讯

6月3号晚上,央行发布公告称,自2016年7月15日起,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的考核基数由考核期末一般存款时点数调整为考核期内一般存款日终余额的算术

平均值。同时,按季交纳存款准备金的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存放境内代理行人民币存款,其交存基数也调整为上季度境外参加行人民币存放日终余额的算术平均

值。这对你有何影响?



  

△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截图


  去年9月,央行宣布改革存款准备金制度,此次在去年改革的平均法考核的基础上再加码,是否意味着变相降准?对于个人来说,以后从银行贷款会更容易吗?来看专家的解读



  此次改革意味着变相降准吗?


  央行对于存款准备金考核基数的调整并不应被简单地看作是变相降准,而是在拓展政策的使用空间。因为存款准备金率是央行“工具箱”里的常用政策工具之一,从目前的情况看,中国央行在存款准备金率方面还有不小的调整余地,调整考核基数更多的是对存款准备金制度的进一步完善。


  业务灵活了,是想让银行多赚钱吗?


  对银行来说,由于考核计算方式的变化,不用再纠结于特定时间点上,需要集中力量让某些数据“冲上云霄”。这无疑为银行业务开展释放出了新的灵活性。而且由于资金不再经历大进大出,因此货币市场的波动也会减弱,也有利于宏观的管理以及市场预判。当然,新的考核基数调整方式在让银行有条件释放更多的资金量的同时,其合规与风控能力也面临进一步的考验。


  个人贷款会更容易吗?


  虽然银行的资金使用会灵活一些,但由于政策的滞后性,个人贷款也并不会因此一下变得更容易。毕竟银行要在盈利性、流行性和安全性三者间寻求平衡,不会在短时间内因为存款准备金考核基数调整,就对利率或者收取费率等指标进行调整。


  但是,单日银行可支配的现金流有可能更多,以往你在月底去银行取大额现金,有可能经常会被告知现金不足或者需要预约,今后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减少!大额取款有可能变得更方便了!


  对我国经济来说有何影响?


  此次改革,相当于央行给银行发了一张信用卡,在某一段时间,遇到意外的流动性需要,准备金可小幅透支,在今后的几天筹钱补齐平均数即可。在风险相对可控的前提下,一定时间内可变相释放更多的资金量,从而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离岸人民币拆借利率将更加稳定


  今年1月18日,央行宣布对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执行的也是时点考核法,缴准基数是按“2015年末”核算。


  目前人民币分为在岸人民币(CNY)和离岸人民币(CNH)两块市场,在金融机构需要确定季末缴纳准备金存款基数的特定时间点上,持有人民币比较多的境外机构想通过拆出人民币,以达到少交存款准备金的目的,因此会造成离岸人民币资金利率大幅波动。比如3月末CNH隔夜拆借利率就一度大跌将近4.8个百分点,记录以来首次出现负值。


  而在调整后,交存基数也调整为上季度境外参加行人民币存放日终余额的算术平均值,不再有即时拆出需求,离岸人民币拆借利率无疑会更加稳定。



  对楼市的影响?


  目前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合肥的房价大涨,是彻底的货币现象,这已是共识。银行注入楼市信贷,就像楼市向银行刷信用卡换取流动性。在这个过程中,楼市拿的信用卡是副卡,主卡是央妈给商业银行办的,这张信用卡,也许不恰当地比喻一下,就是存款准备金。


  存款准备金是个分子式,分母是存款总额,分子是准备金额,比如100亿的存款总额,存款准备金率是17.5%,那就得交给央行17.5亿存起来。当然,央行会给银行点利息。


  6月3日宣布的消息,是调整考核方法。原来央行考核商业银行的时候,用“时点法”,也就是到了特定的考核期,比如季度末的最后一天,考核商业银行存到央行的存款准备金,是不是大于等于存款总额的17.5%。


  由于原来是按照考核期的最后一天进行考核,所以,商业银行只需要在这一天到来前,把准备金存够就可以了。于是,商业银行在考核期末倒计时前,通过各种市场操作把大额资金存入,即能够实现存款准备金率达标,完成央行的考核。相安无事。


  只要有把握能在考核期末通过合规操作,把钱存进来,此前银行都可以以较强的力度放贷。这实际上就是央行给商业银行办的一张信用卡——考核期之前花钱(放贷),考核期最后一天还钱(存款),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从央妈手里拿到信用卡之后,商业银行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给楼市办了一张副卡。


  2015年9月,央行对存款准备金考核方式进行过一次调整,把分子的考核从时点法改为了平均法,分母没变,还按时点法考核。所谓平均法,就是把存款准备金在特定考核期内的总额平均分配到每一天,进行考核。


  这种考核方式,分子——即每天商业银行缴存(冻结)给央行的准备金数额是一定的,但分母——存款总额的考核,还是按照时点法考核,意味着在考核期末最后一天之前,存入足够的人民币,商业银行的准备金考核就可以过关。所以,除了每天必须冻结的分子(存款准备金额)外,商业银行可以在除最后一天之外,高强度放贷,就像信用卡透支,到了还款日还钱就可以。


  这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商业银行手中信用卡的额度,可以在若干个特定的时间区间内,向央行变向“透支”,扩大信贷额度,向市场放水。去年四季度以来,特大型城市楼市流动性充沛,就是这么来的。这些城市的楼市拿着这张副卡拼命地刷啊刷,成交量涨,房价也跟着涨。


  但自从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喊话之后,央妈不得不悄然改变放水方式,信贷收紧已成必然。按照通知,央妈从7月15日开始,不仅分子(存款准备金总额)按平均法考核,连分母(存款总额)也按平均法考核。这意味着,银行每天存入央行的准备金和自有的存款总额,都有了限制。


  全面以平均法替代时点法之后,突击放贷的空间就要小多了。传导到楼市这里,以前季度初、年初的信贷宽松、流动性丰富的市场波峰几率小了,全年将维持一个相对平均的流动性水平,借流动性的突然爆发卖房、涨价的日子,恐怕将渐行渐远。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